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pmegios.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三畏

摘要: 即使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的过程中,中央的考虑依然审慎、稳健。本案中的两个主要问题:代表资格的处理和新的省级人大会议的筹备,基本上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虽然并不完美,但体现了中央在政治与法律之间的权衡,不失为明智之举。

关于辽宁拉票贿选案的一点浅见

?关于辽宁拉票贿选案的一点浅见


根据《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定性,辽宁省人大及其常委会贿选案(以下简称“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换届纪律、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目前,中央的处理方式是:第一,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宣告45名辽宁籍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无效;第二,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无效终止职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成立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筹备组。

很明显,中央力图将辽宁拉票贿选案的消极政治影响降到最低。甚至不惜以承认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第一、二、三、四、五、六次会议的合法性来达到这一目的。中央的处理方式更多地是基于现实政治的考虑,而根据中国宪制的基本原理,笔者对中央的处理方式总体是肯定的,在细节处有所差异。在笔者看来,辽宁拉票贿选案在本质上是一起违宪案件,是对我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严重侵犯,是对中国当前政治秩序的极大挑战。结合中国宪制的学说和实践,笔者认为中央的处理方式应当如此:

第一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告45名辽宁籍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无效;

第二步,原532名辽宁省人大代表由各原选举单位责令辞职或罢免,主要由市级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宣告。

第三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辽宁省进入紧急状态,撤销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决定,以及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一至六次会议决议或决定。所有被撤销表决之事项,待新人大及其常委会重新表决;

第四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所有由辽宁省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决定的政府、法院、检察院公职人员职务,由同级党委决定职责的暂时承担者,待新的人大及其常委会重新确定。同时,被免职人员恢复任职之前担任的公职,等待新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决议或决定。

第五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成立新的辽宁省人大会议筹备组,但不是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而是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

理由说明如下:

第一,根据《选举法》,45名辽宁籍全国人大代表采用拉票贿选手段破坏选举,其资格无效。这一决定应当由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请表决;

第二,对于本案中其余532名辽宁省人大代表,他们的受贿行为虽然也破坏了选举秩序,但由于《选举法》只宣告行贿拉票代表的资格无效,所以这些代表资格采用的方式是停止。根据《选举法》,代表资格停止的情形,与本案相关者为正在接受刑事侦查者,而这种情形只是暂时中止,并未解决532名代表资格的终止问题。因而,只能采用由原选举单位罢免或主动辞职的做法。

第三,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532名代表在参选之初的受贿行为导致资格终止,而这种资格的终止应当进行追溯。所以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一至六次会议的决定、决议,以及由会议产生的常委会都归于无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决议当然无效。根据《常委会监督法》,这些决定、决议无效的宣告由上级人大常委会-即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进行;

第四,既然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一至六次会议及相应的常委会决定、决议无效,那么由其产生的政府、法院、检察院的公职人员当选也应当无效。所幸的是,这些公职都是政治性的,而非业务性的;换而言之,停止这些公职人员的职务不会影响正常的机构运转。而根据党管干部原则,基于权责统一的要求,肯定要将被停职的公职人员之职责确定由他人代为承担。至于新的公职人员,待新的十二届人大及其常委会确定。

第四,基于此案发生在省级层面,且涉案之公职人员区域影响极大。如省长、副省长、高院院长等。根据《宪法》,必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辽宁省进入紧急状态,实施以上做法。

第五,由全国人大决议成立省级人大会议筹备组的做法是符合政治惯例的。在《监督法》中,就有上级人大常委会负责下级人大代表选举的规定,两者的原理是相通的。

即使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的过程中,中央的考虑依然审慎、稳健。本案中的两个主要问题:代表资格的处理和新的省级人大会议的筹备,基本上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虽然并不完美,但体现了中央在政治与法律之间的权衡,不失为明智之举。中国宪制的实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此案的爆发虽然带有一定的政治风险,但也可视为政治进步的契机。为树立宪法权威,培养法治思维,中央不妨将此案作为警示的反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法治之路,任重而道远!

(三畏,法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