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pmegios.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三畏

摘要: 托克维尔认为,民主制度的引入是人类社会的一场伟大革命。虽然民主制本身有颇多值得赞赏之处,但民主制远非一种理性政治,因而托克维尔在上卷中自承,他并未像法国革命者一样乐观地认为民主制是黑暗之后的光明。

自由拯救灵魂——《论美国的民主》评议

自由拯救灵魂——《论美国的民主》评议


在现代性开始的时刻,托克维尔似乎完全没有丝毫的野心与热情来关注它。在这一点上,托克维尔像极了他的前辈帕斯卡尔、孟德斯鸠与卢梭等人,而恰恰是这三者常常在智识上给他启迪。托克维尔认为,民主制度的引入是人类社会的一场伟大革命。虽然民主制本身有颇多值得赞赏之处,但民主制远非一种理性政治,因而托克维尔在上卷中自承,他并未像法国革命者一样乐观地认为民主制是黑暗之后的光明。

黑暗之后未必是黎明,有可能是一个更黑暗的世界。帕斯卡尔曾言,人类整个的状态不过是“反复无常、无聊与不安”的生活。或许你听到这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但事实正是如此。哀莫大于心死,是不是人类一直要沉沦在苦海之中?托克维尔和潘丹老师都say no。人类仍然能够被救赎,告别贪婪、杀戮、残酷与专制的历史,那么这种救赎的渴望只能依靠自由来完成。这是托克维尔潜在的论述主题,而潘丹老师以贵族渊源之名将其揭示。潘丹老师的书评发表在2014年,而国内的译本出版于2017年,在时间和前瞻性上,必须承认,这是潘丹老师的学术贡献,是令人钦佩的。

毫无疑问,托克维尔是一位有深度的自由主义者。他对人类灵魂深处的焦虑体察入微。他既没有否认灵魂救赎的渴望,也没有简单将灵魂的救赎简单地寄托在民主的理想上。虽然他知道,未来的社会的社会趋向一定是民主,也就是平等的社会,但托克维尔始终认为,平等是民主社会的本质,而自由却不会是民主社会所独有。正如法国的斯塔尔夫人曾言,自由是古老的,专制才是现代的。正因为专制是现代的,所以专制的对立面-民主也是现代的。托克维尔明确区分了平等的自由和贵族的自由。他指出,贵族的自由是一种权利体系,是一种契约保护下臣属关系中产生的特权。这种贵族的自由存在于旧制度时代。托克维尔曾言:这是一个还有着自由的时代。如果认为旧制度是个奴役与依附的时代,这是十分错误的。那时还有比现在多得多的自由。但这是一种非正规的、时断时续的自由,始终局限在阶级范围之内,始终与特权的思想连在一起。它几乎既准许人违抗法律,也准许人对抗专横,却从不能为所有公民提供最天然、最必需的各种保障。这种自由,尽管范围狭小,形式常变,但仍然富有生命力。关于民主的自由,托克维尔指出,民主时代的平等似乎让每个人都看到了实现自己远大前程的可能,但它在摧毁特权的同时,却让每个人都面临着同所有人竞争的局面,个体依旧软弱无助,当身份平等的人们彼此簇拥着走同一条道路时,任何人都难以穿越密集的人群,特权虽然不再,但阻碍与限制依然存在。在潘老师看来,托克维尔此处的阻碍与限制,即独立性问题。自诩身份平等的个体,却不再有追求荣誉的激情,丧失了独立性。这一点,恰恰也为思想家夏多布里昂所指出的。民主社会是一个个体化的社会,但并不是一个鼓励个性全面发展、丰富呈现的社会。

民主时代并不是仅仅吸引到一些个人或者种族,而是全人类。一个社会的诗人会与理想打交道,而民主社会的诗人必然会思考到人类“非物质本性”的深度。托克维尔正是这样一位诗人。托克维尔在人类的身上发现了无限的卓越与狭隘。所谓的卓越,指的是贵族气质,所谓的狭隘指的是民主的平庸。人类来自于虚无,归于上帝,中间的人们暂时在两个深渊徘徊。托克维尔指出,未来的民主人虽然梦想宏大,但现实卑微而弱小。帕斯卡尔点出的困扰灵魂的忧虑始终盘旋在人类头顶。正如在下卷中,托克维尔洞察到了美国人的焦虑不安。托克维尔言道,虽然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开明的人,但看起来“即使在他们欢乐的时候,也会有使人感到他们心事重重,似乎怀有隐忧。”

虽然托克维尔指出民主在美国是天意使然,但他提醒我们民主不等于美国。民主的社会情况,从民主推进的天意使然来概括,有其自身的逻辑和明确的连贯性,以确保它能够恢复与事实间的一定距离。在下卷中,托克维尔告诉我们民主面临着多数人暴政和温和专制两种威胁。选择民主的暴政,还是选择民主的自由?谁来保证民主的自由?即如何控制民主制是一个重大的现代性问题。

在即将到来的民主浪潮与对自由的传统捍卫之间,托克维尔看到张力。当然,托克维尔看到美国乡镇生活中的地方自治,美国社会中的个人主义,以及凝聚在个人身上的“正确理解的自我利益”(即开明的利己主义者)。在他看来,贵族价值与民主社会是可以相互妥协、彼此融合的。正如潘丹老师所言,在民主成为大势所趋的时代中,贵族应当适应并服务于民主社会,用贵族的好的价值来完善民主。这一判断的初衷是美好的,但并不符合事实。真正的事实毋宁是,托克维尔在回忆录中承认贵族制是必定衰落的,贵族精神也要逐渐没落。托克维尔在心灵上属于贵族,在理智上选择了民主。这是转型时代伟大诗人所必须承受的痛苦,严复如此、康梁如此、孙毛亦如此!

感谢潘丹老师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报告!最后我想表达的是:托克维尔为历史上的民主时代而写作,他不同于古人,从未试图超越可预见的时代;也不同于今人,从未沉浸在现时代的崇拜。他没有接受无限度的进步主义民主理念,他的政治科学牢牢地建基在制度和历史上的人性上。他在预言中满足了我们预知未来的渴望,但从未以宗教或科学的名义。他迫使我们在作出选择时不要沉溺于自己所处时代的欲望,也告诫我们要铭记这个时代最卓越的革命事实。他提醒民主制的反对者要接受民主制,又告知民主制的拥护者要警惕民主制的专制。他为我们打开了民主制的新世界,又为我们闭上了贵族制的旧世界。在表面上他用民主来吸引所有目光,实际上想用自由来拯救民主人灵魂。时至今日,民主人遍布世界,而自由独帜高悬。或许在每一次民主人沉沦谷底渴望救赎之际,那便是我们重新阅读与思考托克维尔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