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pmegios.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蓬莱族”关注老朋友:点击屏幕右上角,转发或分享本页面内容搜索公众微信号 a555

【小说连载】二十岁少女独自上山采药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一百八十章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蓬莱族”关注

老朋友:点击屏幕右上角,转发或分享本页面内容

搜索公众微信号 a555053501蓬莱族(微信号:a555053501)蓬莱本地自媒体,蓬莱地区吃喝玩乐资讯的集散地,带你寻找最地道的蓬莱美食,享受最激情的娱乐生活,给想吃、会吃、能耍、敢耍的网友,展现吃喝玩乐的各类资讯,将享乐进行到底,欢迎关注!

第一百七十九章 


“救人要紧,求人要紧。”离老远,就听见轩儿这小子的吼声了,由此可以推断舒儿的情况真的不是很好,否则他也不会急成这样。

“好,好,马上进去。你在外面等着。”说着张婆就推门进行云舒的房间,并把林老阻留在外面。女人生孩子的地方,可不是男人随便进出的。

可眼前的一切,让张婆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位夫人的情况完全不再自己的想象之中。

就说这张婆一路上是被林老又是催又是请的,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赶到地方了,可推门一看屋内的情况,让她着实的从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先不说这女人流产屋里还有一个大男人,就说此时云舒一身的血,纳兰轩也同样沾染了一身的血就让张婆惊吓不小,光凭这一点她就可以断定此时云舒的情况不是很好。更何况刚刚在进来之前就听到屋内的男人着急的怒吼声,更证实了她此时的推断的准确性。

“快,快看看,舒儿她到底怎么样了。”一见有人进来,又有几分稳婆的样子,纳兰轩急忙请人过来查看,因为此时的舒儿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热水。”不由分说,急忙吩咐人准备她想要的东西。张婆一边吩咐,一边快速的走近并查看云舒的情况。

“快,快热水。”显然已经没了平日里王爷的威严,同时心里也真的没了主张,只因为他害怕再次失去自己最爱的人。

“哦,来了,马上来。”愣在一边的翠儿急忙出去准备热水。

“把她放下。”

张婆跟本没有细看纳兰轩,或许如果她知道他是王爷的话,也不敢说话的语气这么不客气。只是现在看到云舒这种情况就断定肯定与这个男人有关系,跑不了孩子就是他的,可是让张婆想不明白的就是,男人为什么会这么不负责,竟然会让自己的女人受这种罪。活生生的将一个三个多月的孩子从娘亲的身体里剥夺出去,那得是多么惨忍的事。而且也没有多少人会这么做。最少从她开始当稳婆帮女人接生孩子开始,也就只见过两三次这种情况。硬要打掉一个三个多月的孩子,那女人得忍受多大的痛苦,而且一个弄不好,就有生命危险。前两次都是因为是有钱的富家小姐未婚就与人有了孩子,为了照顾脸面,而服用打胎药,偷偷的请自己过去,帮忙接生,照看。可此时,这男人就在女人的身边,也看得出男人是关心女人的,可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做。不过不管什么原因,都是男人把女人害成这样,最根本的原因及过错当然都要男人来负,想到这里,张婆就更不会给纳兰轩好脸。

“我,我。”见这老婆婆刚一进门最吩咐做事,又命令自己,纳兰轩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抱着云舒,不肯撒手。

“我说,你把她放下。”见男人傻了一般的看着自己,张婆就更来气了,早知道现在心疼,当初都干什么来着,这就是男人不负责的一面。

“哦,好,好。”急忙将云舒软软的身子平放在床榻上,对于张婆不友善的语气,根本也来不急细想或是追究了,现在他只要他的舒儿能够好起来。

“出去,快出去。”张婆急忙往外攆人,现在她要给女人接生,有男人在场是不行的,更何况这种事哪有男人在场的。

“翠丫头快出去。”一听张婆往外攆人,纳兰轩就急忙吩咐才取热水进来的翠儿出去,完全理解错了。

“哦!”王爷发话了,翠儿当然是不敢在屋里多待,虽然自己也想留下来帮忙,但是主子让出去,自己也不敢留呀。

“丫头,你留下,我说的是你,你出去。”见纳兰轩不但没有动,反而是把能给自己帮个手的翠儿给攆走了,张婆的脸色更难看,这不是添乱么。

“啊?我,我出去?”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什么时候有人敢指使他做事了,他想在哪就在哪,还有人敢管?十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很是怀疑自己听错了,或是对方说错了。

“没错,不是你,还有谁,这个屋里还有其他的男人吗?”有些不耐烦,她这里要救人,可眼前的人是听不懂的她的话,还是存心和她捣乱,没好气的回着纳兰轩。

“我,我,我……”

“你什么你,不管你怎么样,都给我出去,想不想救人了。”不给纳兰轩我的机会,她现在时间够紧得了,可没空和这不负责的男人废话,当误了时间,这人可就救不回来了。

“……”原本以为说出自己的身份,就可以留下来,可是人家跟本没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就听到对方说到救人,也正说到自己的心里去了,想要反驳一下,可以想到此时情况紧急,只好忍忍,无语的转身离开。

虽然心中多是对云舒的担心,但是为了为她挣取更多的时间,自己也只能忍着一肚子的疑问到外面等。

“丫头,快把热水端过来。”不理会转身出去的纳兰轩,只吩咐着翠儿帮自己准备着。

她接生过无数次,但是这次,真的很特殊。一是,这种服药打掉胎儿的情况自己遇到的不多,二是,看看云舒此时的情况很有可能出现大出血,三是,云舒此时的意识状态已经开始模糊,也就是说求生的意识也可能跟着变弱。这些情况无论哪一种拿出来都是够她忙活的,更何况是三种情况并发。说实话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到底能不能保住云舒的平安。

一边吩咐翠儿将云舒已经湿透的衣服脱去,一边往外急走,此时的情况,她最需要就是林老的止血药了,希望可以止住云舒的血,这才是就大一个难关。

“林老啊,快快,开副止血的药,效果越快的越好。”一开门就直接说出自己的需求,时间不等人。

“我已经开好了,已经吩咐他们去煎了,展儿应该这会就会送来。”一听对方要的东西,正是自己早就想好的,林老心里梢梢的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



第一百八十章

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从来不给病人开打胎药方的原因,因为这种药对有身孕的女人来说,是存在极大的危险性的,也容易引发大量出血而导致孕妇死亡。

“哦,那太好了。”听林老这么一说,张婆的心多多少少放下了一些,如果真的能快速止住云舒的血,那么她就有办法救回她这条小命。

“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急的张婆生怕此时的云舒失去了求生的意识,如果是这样,那么就算她是再世观世音也救不了她了。

刚刚已经强行喂了她止血的药,林老的药效,她一直时都知道的,但怎么看,都觉得这位应该还是未出嫁的小姐求生的意识都很薄弱,也很担心云舒是一进想不开,根本就是寻死不想活了。

“……”很想说自己想要活着,但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力发出任何声音,也很想告诉这位婆婆,自己真的好痛,好累,好想回家,回那原本属于自己的世界。也很想告诉这位婆婆,自己不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宝宝,自己也舍不得,想说很多很多的话,但还是始终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姑娘,你一定要挺住呀,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要是真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一边忙着观看云舒的情况,一边和云舒聊着,张婆从心底里心疼此时的云舒,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就是遇到那些不负责的男人,才使得这些女人要受这么多的苦。同时心里也生怕云舒真就是放弃了活下去的想法,所以才想尽办法的想要唤起舒儿的意识,依她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救得了她自己了,全看她自己心中的想法如何。

“……”想说,婆婆,你让我活吧,我想要活着,虽然我原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但是自己也是爱上这里了的,还有自己没有完成的心愿,还有翠儿,干爹,爷爷,还有很多很多好朋友,还有他,那个伤她最深的男人,她不想死,她要活着,让他看到,没有他,她活的更好,活得更潇洒。可是她心中求生的想法,却无法用声音表过。

“姑娘呀,你也想一想,你要是真走了,你的家人怎么办,你的父母,兄弟姐妹,最少活着你可以见到他们,知道他们也生活的很好,可是你要是真的不在了,他们该多伤心。”原以为用亲情可以换醒云舒的意识,却不知,此话听在云舒的心里要有多伤心,她一个人无原无故的就被时空所改更了一生,不但远离了家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还伤的遍体鳞伤,伤的体无完肤。

“姑娘,你醒了?”张婆喜上眉梢,看到云舒眼角流下的泪,她知道,这一关,小丫头是挺过去了。

“醒了?”一直站在边上帮着洗布襟的翠儿一听舒儿醒了,高兴的眼泪扑簌簌就下来,这么半天了,看舒儿脸色惨白,一直没有任何反应,自己的心一直提着,生怕舒儿有个什么闪失。

“嗯,醒了。”

“可是,可……”看不出舒儿与刚才有什么不同,但为什么张婆却说舒儿醒了呢,但是看张婆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又不像是在说慌话。

“快去再换热水来,脏东西就快出来了。”没有时间再多解释什么,现在她只想把她平安的保下来。

“哦,哦,好的,马上来了。”想要多问一些,又怕自己误了事,只好急忙按照张婆的吩咐去做。

“姑娘,你还真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丫头,活着怕什么,而且我们要活的更好。”依然和云舒聊着,作为一个长辈鼓励着云舒。虽然她对他们为什么要打掉这个孩子不了解,但至少她的心里是心疼这丫头的,虽然她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

“嗯!”又是阵强烈的疼痛,让刚刚有点意识的云舒再次痛到无力。

“加油,要挺住,马上一切就过去了。”知道云舒肚子里的胎儿快要出来了,张婆立马小心的观察着,生怕再出什么意外,只要这一痛过去,小丫头就算活过来了。

屋里的张婆忙碌着,屋外的纳兰轩也差点急出心脏病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体会到什么东西比生命更重要了,现在的他只想要他的舒儿活下来,只要她能够活下来,他什么都可以做到,只要她好好的活着。

看着翠儿进进出出的忙着,想要上前问问情况怎么样,又怕真的因为自己而误事,所以只能眼看着翠儿来回的出入云舒的小屋,却不能上去询问一两句。

“林老,你说舒儿她没事吧。”急得他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守在舒儿的身边。

“王爷,你别来回走了,老夫的头都晕了。”同样是心悬半空的林老,见纳兰轩先开口讲话,只好说出自己老早就想说的事情,可是他是王爷,自己也不敢这么无礼,但是他真的再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晃下去,不保准一会自己不会晕过去。

“林老,你到是说说你的想法啊。”依然回来的踱步,因为他跟本没听到林老和自己讲了些什么。

“林老,你请的稳婆到底行不行啊,怎么进去这么半天了,也没有一个结果呢。”

“……”

“王爷,舒儿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一连串被问了好几个问题也不知道先回答哪个,不过不论回答哪个,自己也都是不知道答案的。自己也在心中乞讨上天要好好眷顾舒儿,让这孩子渡过这一关。

“真的不会有事吗?”终于停住了脚,关注的看着林老,想知道他不只是想要安慰自己。

“不会有事的,张婆是王都内最好的稳婆,如果她都不行,那就没有别人能行了!”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会亲自跑这一趟,请她老人家出山,还好他们能够急时赶到。

“真的,这么说,舒儿她真的没事了。”脸上终于有了缓和的笑意,他只要他的舒儿平安。


(未完待续......)